联想十年沉浮录:危机、高光、低谷与新生

原标题:万字长文复盘联想十年沉浮:危机、高光、低谷与新生

联想集团是笔者长期关注的一家企业,不是因为它的成功或失败,而是因为联想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之一,其对于中国企业界有着特殊的意义。

联想集团的代表性在于其成立于1984年,是中国屈指可数成立34年之久的全球500强企业,无论其在未来取得更大的成功或者是失败,都将是中国商业史上最值得研究的企业案例之一。

联想集团是中国为数不多第一代创始人很早就放权,交给第二代接班人掌舵的著名企业,随着中国第一代创业者陆续退休,如何进行第二代传承是未来大多数企业都要面临的难题。

联想集团还是中国为数不多真正实现全球化的民族企业,其如何构建适应全球化战略的组织、团队、文化与管理体系?如何在中国业务与海外业务之间进行平衡与有效协同?这都是中国企业在未来国际化征程中极为缺乏的商业实践。

联想集团曾经依靠PC业务取得巨大成功,但目前全球PC市场面临萎缩,联想集团如何能找到新的替代业务,在PC主业之外再造一个新联想,这也是所有企业都迟早要面临并克服的难题。

全球化、接班人传承、主业衰退与寻求新业务突破......联想集团走过的路,未来中国所有大型企业都无法避免,只是联想集团较它们提前走了许多年。

正是因为联想集团对于中国商业界的这种特殊意义,笔者对其一直保持着殷切的关注。

第一部分 应对金融危机的漩涡(2009-2011年)

联想集团创建于1984年,从代理分销业务起家,后推出自有品牌电脑,打败众多洋品牌成为中国本土市场冠军,再到蛇吞象并购IBM的Thinkpad电脑业务,经历长期整合阵痛,终成全球PC王,其是一家拥有光荣历史传统的优秀民族企业。

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过去几年是联想集团34年发展史上较为黯淡的一段时期,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在2018年初也坦诚,“毋庸置疑,联想集团正面临着严峻的、尖锐的挑战。”

批评联想也一度成为媒体的政治正确,很多媒体都对联想集团进行过激烈的批评,但这些批评多停留在表面,而没有洞察到联想业务的实质,缺乏实际的指导意义。

联想集团这家企业现在的真实状况到底怎么样?其未来将何去何从?要想准确定义联想集团这家企业的现在与未来,笔者认为首先需系统复盘联想集团过去十年(2009-2018年)的发展历程,只有了解了近十年的发展轨迹,才能准确理解联想集团的当下以及找到其未来的成长密码。

2009年是联想集团最近一个十年的开端之年,也是联想集团发展历史上极为关键的一年。

2009年2月9日,联想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原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将辞去董事局主席职务,接替威廉·阿梅里奥重新出任联想集团CEO。2004年辞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则宣布重新出山,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

柳传志之所以在卸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5年后再次选择复出,源于2008年美国爆发的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在这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中,大多数跨国企业都深受其害,2004年借助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Thinkpad而实现全球业务布局的联想集团更是首当其冲。

根据截至2008年12月31日的2008/200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联想集团该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去年下降20%至35.9亿美元,毛利同比去年减少48%,毛利率更是仅有9.8%,季度净亏损高达9700万美元。

除了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联想集团更严峻的是内部管理问题。

2004年收购IBM的Thinkpad电脑业务后,当时联想集团的管理团队普遍缺乏全球化经验,为了加速与Thinkpad的业务整合,联想集团先后委派了史蒂芬·沃德与阿梅里奥两位外籍高管出任公司CEO。但外籍CEO都是典型的职业经理人思维,他们在业务决策上更多考虑自己任期的短期业绩,导致出现很多短视的业务行为。

电脑诞生最初,多是政府、科研院所与企事业单位采购,但从2004、2005年起,普通家庭用的消费类型电脑开始明显增长,增长幅度已经超过商用客户的增长。而联想集团并购的Thinkpad电脑业务定位高端产品,其主要布局在发达国家,并且全部卖给商用客户。联想集团董事会当时商讨决定,Thinkpad电脑业务要想突破,就必须加强在消费类电脑与新兴市场的业务布局。

但联想集团董事会决定以后,时任CEO的外籍高管阿梅里奥却按兵不动,因为如果投资消费类电脑,就意味着联想需要在产品研发、市场营销与IT系统等领域投入巨资,这将给其任期内的短期业绩带来较大负面影响。

杨元庆看到新的业务战略迟迟无法得到执行,极为焦虑,他被迫提出自己亲自带队伍开拓消费类电脑与新兴市场业务,但这引起外籍CEO的不满,最终引发了联想集团内部的中国团队与美国团队之间的严重隔阂。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全球经济放缓,个人电脑市场销量出现负增长,尤其企业客户更是大规模削减IT支出。而联想集团并购的Thinkpad电脑业务主要是企业客户,在消费类电脑市场基本没有布局,导致其更是难以抵御金融危机的冲击,这造成了联想集团2008年第四季度的销量下滑与业绩巨亏。

外部金融危机冲击,内部出现团队隔阂与管理混乱,内忧外患让联想集团尝到收购Thinkpad电脑业务后的重大苦果。

据联想集团一位高管回忆称,“那时联想集团情况非常糟糕,企业文化与管理被老外折腾的乱七八糟,老员工也都士气低落,看不到公司的未来,认为公司快要不行了。老外还甚至计划把联想集团卖给戴尔等电脑企业。” 这是以柳传志为首的联想集团创始团队所不能接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柳传志选择了支持杨元庆,放弃外籍高管,被迫重回联想集团担任董事长,杨元庆则由董事长改任集团CEO。柳传志与杨元庆组成“柳杨配”后,针对性的制定了“保卫+进攻”的竞争战略,即“巩固和加强在中国市场的优势,尽快把全球企业客户业务扭亏为盈,同时积极扩展新的增长领域,包括新兴市场、全球消费和中小企业市场,驱动集团的增长和盈利。”

在“柳杨配”之后不久,2009年5月21日,联想集团发布了其截至2009年3月31日的2008/09财年全年业绩,由于联想的业务变革成效还未在当期业绩中显现,联想集团2008/09财年全年净亏损2.26亿美元。但在“柳杨配”两个季度之后,其“保卫+进攻”的竞争战略开始收到成效,联想集团成功顶住了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动荡,不仅刹住此前的不利局面,实现全球盈利,还将其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推至新高点。

随后,联想集团的业绩继续保持高速增长,2011年第三季度,联想集团季度营收更是同比增长35%,达到77.86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8.9%,达到1.45亿美元。联想集团个人电脑单季度出货1250万台,占全球市场份额13.5%,超越戴尔和宏碁,仅次于惠普,位居全球第二。出色的财务业绩也意味着联想集团已经彻底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正式标志着联想集团收购Thinkpad电脑业务取得成功。

在美国波及全球的这场金融危机前后,全球科技产业也正迎来发展史上的一次重大变革。2007年1月9日,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对外发布了第一代iPhone智能手机,2008年10月,第一部Android智能手机也面世。苹果手机与安卓手机的发布,正式揭开了全球智能手机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

智能手机较个人电脑具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其对个人电脑的大规模替代是对联想集团PC主业的巨大威胁,但同时对在智能硬件领域已经有深厚积累的联想集团又是一个空前机遇。

虽然2009年正在应对金融危机的冲击,但联想集团对于智能手机产业的空前机遇有着较为敏锐的嗅觉。2009年11月,联想集团向以弘毅投资为首的投资者收购了联想移动的所有权益,全面进军高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

2010年4月19日,联想集团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了声势浩大的“乐自由我”联想移动互联战略暨新品发布会,在这次发布会上,联想集团发布了其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乐Phone,联想集团对乐Phone的发布寄予厚望,将其视为挑战iPhone的重要武器。

联想集团创始人、时任集团董事长的柳传志也现身此次发布会,他表示乐Phone要努力和iPhone保持同等水准或者超过它,与之背水一战。

2010年发布乐Phone手机,是联想集团发展史上的一次关键时刻,它标志着联想集团在停止2000年左右进行的多元化探索之后,又重启在PC主业之外的多元化布局。

进军智能手机业务,对于当时的联想集团是一个正确的战略选择,但之后几年,智能手机业务却一直起起伏伏,成为影响联想集团业绩、股价与品牌荣辱的最重要业务。

第二部分 危机后的高光时刻(2011-2014年)

柳传志于2011年卸任董事长,由杨元庆接任后,联想集团迎来一段不错的光景,一方面PC业务受益于消费市场与新兴市场的增长战略,继续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能,另外智能手机业务也开始崭露头角。

2010年4月发布乐Phone手机后,为了支持联想智能手机业务的发展,联想集团于2011年1月委派曾在PC业务做出巨大贡献的刘军出任联想手机业务负责人,在刘军的带领下,联想手机的销量在之后几年高歌猛进,并于2013年达到市场份额的顶峰,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销量冠军。

根据联想集团截止2014年3月31日的2013/14财报显示,联想集团该财年共销售5500万台电脑、5000万部智能手机以及920万台平板电脑,全年营业额达387亿美元,同比去年上升14%,全年盈利8.17亿美元,同比去年上升29%。

值得注意的是,联想集团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的销量之和第一次超过个人电脑,这意味着联想集团从一家以PC为主业的个人电脑企业成功转型成为覆盖PC、手机与平板电脑等多个产品品类的智能终端领导厂商。

在接下来的2014/15财年,联想集团再接再厉,全年营收继续上涨20%至462.96亿美元。出色的财务业绩与资金积累让杨元庆有了带领联想集团再进一步的底气,另外,杨元庆也清醒的意识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PC业务的下滑已经不可避免,其迫切需要在PC业务之外,为联想集团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在经历了对IBM PC业务的成功并购与整合之后,杨元庆有信心将这种成功经验在其他领域进行复制,所以其再次选择了通过并购而非内生驱动业务增长的路径。2014/15财年,在杨元庆的主导下,联想集团进行了两起相较2004年12.5亿美金收购IBM Thinkpad业务更大交易金额的并购,一起是2014年10月1日,以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一起是2014年10月30日,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一个月内,两起合计超过50亿美金的大型并购对日后的联想集团产生了复杂且深远的影响。

随着业绩的持续高速增长以及投资者对两起大型收购的正面预期,联想集团在2011-2014年4年间股价累计上涨300%,迎来发展历史上的最高光时刻。

此时的杨元庆雄心勃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是为进一步做大智能手机市场,其希望联想集团未来在智能终端出货量上超过三星和苹果,从全球第一大PC企业变成全球第一大智能终端企业;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则是杨元庆希望联想集团能在企业级市场有所建树,从全球市场来看服务器业务的毛利要高于PC业务,并且全球互联网浪潮带动的信息化建设,将带动服务器市场的持续繁荣。

杨元庆两起大型并购的初衷是好的,从战略选择上看也无可厚非,能打开联想集团成长的天花板,但接下来这两起并购并没有朝着杨元庆所预期的方向顺利发展。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标签: 联想 创业资讯
N本文来源:砺石商业评论